首页 | 联合会专区 | 资讯 | 企业 | 信息化 | 学术 | 供求
首页 >> 学术研究 >> 企业案例 >> 发展战略 >> 内容

社区生鲜店“第9鲜”,高毛利+多品类能快速盈利吗?
字号:T|T 2018年04月13日11:59     亿欧网

核心导读:

 

1.社区生鲜店有没有市场?为什么陈功伟和王兴在这件事上有不同看法?

 

2.社区生鲜店融入餐饮、烘焙等业态的逻辑是什么?

 

3.为什么陈功伟投入精力最多的是生鲜B2B?

 

做生鲜B2B的北京果乐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果乐乐)在北京燕郊开了一家400多平米的社区生鲜店,名叫第9鲜。

 

但这不是果乐乐第一次开社区生鲜店,其实去年已经在北京开出多家门店,只是店型基本是50-100平米的“小店”。显然,果乐乐决定推倒重来,并且要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。

 

之所以说农村包围城市,是因为第9鲜的新业态门店全部选址在北京周边,首家落地门店就在燕郊,位于星河皓月小区的临街商铺里,身后是一个有着6000多户的大型社区。

 

距离第9鲜门店一百多米的地方,就是数趟燕郊直通国贸班车的停靠点。这几趟班车专门服务工作在城区但住在燕郊的上班族,全程的票价也只有五元。在上下班高峰期间,几趟班车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。

 

如此选址并不是突发奇想,在果乐乐创始人兼CEO陈功伟看来,社区生鲜店在北京周边地区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,他不再选择在主城区跟巨头们鏖战,而是换种思路重新开始。

 

除了选址,新业态的另一个鲜明特点就是经营品类大胆突破。第9鲜在通常意义上的社区生鲜店的基础上,融入了餐饮、烘焙、半成品净菜等品类和业态,多品类多业态的融合也让门店面积一下子扩展到400多平米,据陈功伟透漏,未来的门店面积都将在400-800平之间。

 

第9鲜依靠独特的选址与品类组合,想在社区生鲜店领域讲一个新故事。守在一个大型小区的入口处,谁都不知道,它接下来会不会截流不远处的京客隆超市……

 

1、除了外卖,满足用户所有关于吃的场景

 

在做第9鲜燕郊店之前,陈功伟已经在北京开出几家50-100平的社区生鲜店,但坚持一年以后,他决定全部关闭,集中精力做新业态门店。

 

谈及关店的原因,陈功伟说关键在于“难复制”。当初果乐乐做社区生鲜店的方式是,把自营门店的系统、运营都跑通以后,通过加盟的方式拓展门店,但问题也出在加盟商的把控上,找到思想契合,并且能快速学会门店管理系统的加盟店主谈何容易!

 

与此同时,北京市场巨头们鏖战正急,加上高企的房租、人力成本,留给创业者们的空间越来越小,坚持一年后,陈功伟发现了北京周边地区的市场空间。

 

北京周边地区的市场空间,与北京城区人口的外溢有关,因为实施了控制人口的政策,导致北京周边地区的人口逐年增加。据了解,燕郊人口已经达到120多万(2016年数据),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第一大镇,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。

 

陈功伟认为,在北京周边地区开社区生鲜店,还能享受人口红利带来的机遇期。

 

不仅如此,过去一年在社区生鲜店的摸爬滚打,让陈功伟对社区生鲜店的生意有了新的想法。

 

在他看来,社区生鲜店也是解决人们吃饭的一种途径。反过来看,用户是怎么吃的呢?其实就两个场景,一种在家吃,一种是吃堂食,而在家吃又分为点外卖和自己做饭两种,传统的社区生鲜店只满足了用户在家自己做饭的需求,外卖和堂食的需求则没有去满足,但外卖是美团、饿了么要做的事情,第9鲜要做满足用户在家做饭和堂食的需求。

 

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新业态门店,即加入餐饮区,并且在400多平米的门店内,餐饮区的面积接近200平,它已经成为第9鲜门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

陈功伟说,自己和美团王兴有个争论,两人虽然都认为吃饭无非是在家吃和在饭馆吃,但王兴认为未来人们自己做饭的机会会越来越少,因此外卖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但陈功伟认为,社区生鲜店在北京郊区和三四线城市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 

2、生鲜+餐饮+烘焙,高频和高毛利商品的组合

 

第9鲜门店内的商品包括生鲜、半成品净菜、现场烘焙面包和餐饮区等,看似杂乱,其实在陈功伟眼中,只有三大品类,即生鲜商品、半成品净菜和餐饮,而这三大类别针对的是三种不同的人群。

 

常规的生鲜商品针对的是中老年人群,即经常在家里做饭的人;半成品净菜就是洗净、切好、包装好的菜品,它针对的是工作忙碌的上班一族;餐饮区则针对的是不想做饭的人群,这样的群体年轻人居多。事实上,几乎所有的社区居民,都可以划归到这三种类别当中,而第9鲜就实现了社区各类用户群体的全覆盖。

 

蔬菜陈列

 

整个第9鲜门店分为四个区域,分别是生鲜区、餐饮区、烘焙区、酒水饮料零食区,新融入的餐饮区和烘焙区都很有特点。餐饮区的200平米内,主要售卖羊汤、面条等简餐,除了中晚餐外,餐饮区也售卖早餐,下午非高峰时段还会制作各种熟食卤味,如猪蹄、鸡腿等,据第9鲜工作人员介绍,这些卤味每天制作出来后,很快就会被附近居民一抢而空。

 

舒适区

 

但以上还不是餐饮区的全部工作,近40平米的后厨还有一项特殊任务,那就是制作半成品净菜,厨师们会利用闲暇时间,将门店的菜品洗净、切割、分装,然后单独售卖。在门店试营业期间,半成品净菜的销售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

 

鲜果区

 

烘焙区售卖的是现场加工的面包、蛋糕等,面积虽小,品类俱全,俨然一个小的面包工坊,笔者在现场观察发现,网红脏脏包只售卖10元,而市面上的脏脏包售价一般在15-20元之间。

 

不管是餐饮区的羊汤、半成品净菜,还是烘焙面包,你会发现它们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高毛利。因此,第9鲜新增的品类,除了要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外,一个更底层的逻辑是:生鲜商品引流,烘焙、餐饮等高毛利商品用来拉高门店的销售额。

 

众所周知,传统社区生鲜店的毛利不算高,加上高额的房租、人工成本,导致很多社区生鲜店有人气但不盈利。第9鲜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引入高毛利、制作流程标准化的商品。据了解,烘焙面包的毛利高达50%以上。

 

此外,餐饮区只有两位工作人员,烘焙区主要有一位专业面包师进行制作,人工成本的投入并不是很多。

 

在第9鲜的试营业期间,门店的日均销售额近两万,4月15日,第9鲜将正式开店,陈功伟觉得这个月的日销售额有望冲到3万元,他还给《零售老板内参》APP算了这么一笔账:燕郊店的租金只有5元/平方米,员工15人左右,按照每人月工资4000元计算,第9鲜每月的房租成本加人工成本是12万,如果日销售额能做到3万,这家门店肯定是赚钱的。

 

3、不管前端如何创新,核心还是供应链比拼

 

在前端门店不断调整的同时,果乐乐的生鲜B2B业务一直稳步发展,目前主要覆盖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,供应商品也由之前的水果品类拓展为全品类,已经实现了连续4个月盈利。

 

陈功伟坦言,他投入最多精力的并不是门店端,而是生鲜B2B,在他看来,供应链能力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
 

过去一年多的时间,果乐乐在供应链端主要做了三件事情。首先是品类精选。因为果乐乐供应的都是小店,陈列品类有限,所以必须精选高动销的商品;其次是澳门银河娱乐场,如何进一步降低配送成本,提高配送效率,果乐乐在路线规划、仓配协调等方面做了很多探索。最后是推动上游供应商进行产品订制。

 

即便如此,很多强供应链的社区生鲜店依然会在一些区域吃败仗,陈功伟坦言,生鲜供应链本身就是区域化的,连北方和南方的生鲜供应链都有很大不同,例如北方人吃进口香蕉,但在南方,进口香蕉再好吃,南方人还是愿意吃新鲜的本地香蕉。

 

时至今日,我们还是很难看到全国性的社区生鲜店,即便是已经有300多家门店的钱大妈,也依旧没有走出广东省;从深圳起家的百果园进入北京市场后,最终还是收购了果多美,主要看重的是果多美在当地的供应链能力。

 

作为以生鲜B2B起家的果乐乐来说,生鲜B2B还很容易陷入规模不经济的窘境,“果乐乐现在的B2B是赚钱的, 规模再大反而不赚钱了。”陈功伟说,它的复杂程度远超过想象。

 

因此,即便拥有很强的区域供应链优势,做全国性社区生鲜店依然有很大的风险,稍不留神,就会让企业陷入规模不经济的境地,如何把控好供应链,运营好前端门店,这依然是摆在所有社区生鲜店面前的一个难题。